Miscellaneous

  • I write something not so mathematical from time to time. See my Blog (in both Chinese and English).

  • I detest citations and quotations without clear sources. If you detest them as well, you might like to see my page on Quotations.

  • Yes, is indeed my email address. Essayez-la la prochaine fois que vous m'enverrez un mail.

  • 面对面的办公室 — 纪念艾伦 · 图灵百年诞辰 (作者:玑衡 @豆瓣,写于 2012 年;艾伦 · 图灵:1912–1954)
    (摘录:“那时候,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楼和物理楼有一座天桥相连。爱因斯坦教授精神很好,每天穿梭天桥许多次在数学和物理之间来回奔跑。那是一个离我们遥远的伟大的科学年代,基础学科之间有许多天桥和地道相通,科学家从一个学科开始挖凿,最后挖到另一个学科的金矿。希尔伯特在世纪之初的著名演讲为几十年内的数学突飞猛进提供了指路牌,爱因斯坦 1915 年的广义相对论带来了一个崭新的宇宙观,一个个新化学元素接踵而至犹如上天的惊喜。集合论不过半个世纪,拓扑学才三十几年,量子力学二十年 …… 在这个幸福的基础科学的时代,犹太人冯 · 诺伊曼和同性恋图灵坐在面对面的办公室里,这两种备受歧视的身份将困扰他们一生,可是此时,他们心无旁骛只有一个愿望:做一个数学家、数学家、数学家。幸福的数学家。”)

  • Do you know the answer to the ultimate question of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Google, Wolfram, and Wikipedia do.